陸群 湖南省紀委預防腐敗室副主任,另一個身份是微博紅人“御史在途”,經常在網上發表言論,引發輿論關註。
  兩手空空來,一杯白開水招待
  新京報:你認為這一次“反四風”,與以往抓工作作風有何區別?
  陸群:十八大前,抓工作作風的活動,可以說年年搞,月月搞,不能說沒一點效果,但總體效果不大。以前抓工作作風問題,有點像搞運動,抓幾個月、一年,風聲過去了,就放鬆了,不良作風又死灰復燃。十八大後,中央提出“反四風”,在內容上並沒有新東西,但這次卻是一場持續的糾風,“作風建設還在路上”,沒有結束。
  新京報:“反四風”的效果如何?你認為取得當前效果的最關鍵的因素是什麼?
  陸群:效果有目共睹,享樂主義和奢侈之風得到有效抑制,形式主義和官僚主義在一定程度上得到控制,但還有待進一步改進。
  之所以能取得效果,是因為中央這一次動真格了,從上往下推行,政治局委員帶頭執行,下麵層層落實。以前中央領導到湖南視察,警車開道,封鎖市內一些主要幹道,影響很不好。自從習近平總書記、李克強總理帶頭示範,外出視察不封路後,高層帶頭乾,下級跟著乾,這是關鍵因素。
  另一方面是明確出台禁止性規定,沒有做到,就嚴懲,執行嚴格。
  新京報:“反四風”給湖南官場生態帶來怎樣的變化?
  陸群:首先是工作精簡了,不必要的會議砍掉了。以前是文山會海,開會時間長,實質內容不多,是典型的形式主義。不必要的機構也砍掉了。以前開展一項工作,通常要先發個文,要先成立領導小組、聯席會議之類的議事協調機構。一任領導身兼70多個協調機構的職務,若他出席所有的協調機構會議,光開會一年就要花兩三個月時間。此外,還取消了很多形式主義的評比項目。
  還有一個感覺是奢靡之風、攀比之風得到抑制,近一兩年來高檔的宴請明顯減少,公務接待也簡單了很多。以前地市紀委幹部到我們省紀委來辦事,習慣都帶一些土特產送人,現在兩手空空來,我們一杯白開水招待,雙方都很省事。
  “反四風”存在形式主義的問題
  新京報:你提出不要用形式主義來“反四風”,如何理解?
  陸群:“反四風”中有一項就是反形式主義,但在實際情況中,“反四風”就存在某些形式主義的問題,一刀切。
  比如說,在清理辦公用房中就存在一些形式主義作風,辦公室面積超過規定面積,重新設計把超標的辦公室隔離,重新配置辦公用品,隔離出來的辦公室閑置著,造成了新的浪費,又增加了成本。在我看來,這種形式主義的做法不能起到實際效果,已經超標的辦公室要具體問題具體分析,對於新建的樓堂館所則要從源頭上嚴格加以限制。用形式主義來反形式主義,效果肯定不會好。
  新京報:你認為在反四風問題上,哪些方面做得還不夠?
  陸群:享樂主義和奢靡之風得到有效遏制,在這兩方面治理效果是很明顯的,形式主義也得到一些改善,但是在官僚主義方面改善不是很明顯。在服務人民群眾方面,部分公務員的工作態度還沒有完全轉變,群眾仍然是“事難辦、臉難看”,希望在這方面能改善。
  “官不聊生”是不適應監督
  新京報:“反四風”後,有官員抱怨“官不聊生”,,你是怎麼看待這種想法?
  陸群:“官不聊生”是誇張的說法, 官員的生存狀況遠遠沒有達到不能生存的地步,他們比普通百姓享受的福利和權力仍然多很多。以前官員受到的監督相對較少,現在有些人就不習慣了。我認為對於官員的監督多多益善。但另一方面,要給予公務員適當合理的薪酬,我不認為高薪一定能養廉,但低薪會把一些官員逼上權力尋租之路。應給公務員適當提高福利待遇。
  新京報:“反四風”與反腐敗有何內在聯繫?
  陸群:作風問題和腐敗問題沒有明顯的界限,作風問題發展到一定程度就會變成腐敗問題。反四風是預防腐敗的一種手段,把作風問題抓好,防止一些問題從量變到質變,把腐敗問題扼殺在萌芽階段。
  新京報:你是湖南省紀委預防腐敗室副主任,你認為預防腐敗,最有效的手段是什麼?
  陸群:反腐的目的是為了達到政治清廉、無腐可反。在目前腐敗高發形勢下,不可能立即達到沒有腐敗,要標本兼治,目前是以治標為主,以查處案件為主,把腐敗高髮狀態控制住,為治本贏得時間。
  要有效預防腐敗,除了思想廉政教育,根本還是要靠法治,建立長效預防機制,加強監督,規範權力運行,讓腐敗曝光在陽光下,無處遁形。  (原標題:不能用形式主義反對形式主義)
創作者介紹

lustration

aw08awcji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