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商報記者 張強 江然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 岳琦
  核心
  提示
  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在堅持和完善最嚴格的耕地保護制度前提下,賦予農民對承包地占有、使用、收益、流轉及承包經營權抵押、擔保權能,允許農民以承包經營權入股發展農業產業化經營。
  省委十屆四次全會也提出:推進農村產權制度改革,賦予農民更多財產權利。
  日前,溫江人郭朝建以流轉的122.53畝農村土地經營權為抵押,獲得了62萬元貸款,成為四川省農村土地流轉收益保證貸款試點的首個受益者。
  今年年初,溫江等9個縣(市、區)被確定為四川省農村土地流轉收益保證貸款試點區域,春節剛過,41歲的溫江苗木商人郭朝建沒想到自己成了該政策的首個受益者———日前,郭朝建以流轉的122.53畝農村土地經營權為抵押,獲得了62萬元的貸款,解決了花木種植需要資金的燃眉之急。
  “以前都是將土地承包權或附著物和土地經營權綁在一起抵押,這是第一次實現土地經營權單獨抵押貸款。”溫江區農發局副局長吳文彬表示,這是溫江成為四川省農村土地流轉收益保證貸款試點區域後首例貸款案例,也是全省第一單。
  沒用花木作抵押
  他用土地經營權貸到款
  郭朝建在溫江萬春鎮永和社區的紅花紫薇花木專業合作社(簡稱“專合社”)種植紫薇等苗木,眼看春季要開始買種苗了,這62萬元資金對他來說真是解了燃眉之急。
  就在上個月,專合社從溫江區獲得了《農村土地經營權證》,登載面積122.53畝,有效期5年。這是郭朝建能獲得貸款的重要手續———他只提供了流轉合同、營業執照以及122畝的《農村土地經營權證》等,就從銀行貸到了62萬元。
  據介紹,在溫江花木行業里,用種植在土地上的苗木作抵押向銀行貸款已有多年。“過去溫江花木企業以地上的附著物作抵押手續繁瑣,為了獲得貸款,還曾經出現過給花木安裝GPS定位器的事情。”郭朝建告訴記者,而且貸款受市場價格影響,銀行也覺得風險比較大。通常價值1000萬元的苗木,只能貸款300萬元。
  “這62萬元的貸款,沒有用苗木作抵押,而是用土地經營權,手續簡便,基本解決了未來三年的生產管理費用。”他說。
  首次嘗試降風險
  花木地按照“莊稼地”估價
  “這是溫江成為四川省農村土地流轉收益保證貸款試點區域後首例貸款案例,也是全省第一單。”吳文彬告訴記者,在成為試點區域後,他們就對全區內規模種植戶對資金的需求進行瞭解,根據需求與擔保公司、銀行聯繫,最終完成了第一筆貸款。
  貸款額度是各方關註的焦點,畢竟這關係到日後貸款風險的問題。據介紹,溫江有種花木的傳統,因為花木附加值高,這裡的農村土地租金也遠高於其他郊縣,平均達到每畝每年3000元。由於是第一次嘗試,為了降低風險,這次評估土地的經營權價值時,是按照“莊稼地”的“最低標準”來做的。
  由房地產估價公司牽頭,會同溫江區相關部門、銀行機構、擔保公司和農戶代表等,共同評估專合社的經營權價值為88.11萬元,最終,成都銀行為其提供了62萬元的貸款。
  部門說法
  未來探索建立風險分攤機制
  “以前主要是土地承包權和經營權合二為一,或者加上土地附著物,以前沒有做過單獨經營權抵押貸款。”溫江區農發局副局長吳文彬表示,現在只用土地經營權抵押擔保,不會影響到農戶的承包權。
  吳文彬說,溫江此次的貸款是業主、銀行和擔保公司等多方聯合,風險壓力主要落在了擔保公司頭上,一旦出現市場價格巨大變化、天災以及業主等人為因素影響,風險將由擔保公司承擔。“未來還將探索建立風險分攤機制,多方共同分擔風險,提高風險承受度。”
  專家看法
  四川此次試點具有“破冰意義”
  四川省社科院副院長郭曉鳴認為,四川此次試點是一項具有突破性意義的“破冰之舉”,也在農村金融上從小規模探索正式上升到文件的高度。  (原標題:122畝農村土地經營權 貸了62萬元)
創作者介紹

lustration

aw08awcji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