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3日,廣州市支票借款城管委和市城管執法局接訪,市民在排隊等候反映意見。如何縮短“信訪之路”已納入廣東立法視野 羊城晚報記者 何奔攝
  經過幾輪調研,與信訪群眾、基層信訪工作者、專家學者的座談,“廣東省信訪條例”終於有了“雛形”——中大、暨大、廣外三個高校立法基地已分別向省人大常委會提交了《廣東省信訪條例(專家建議稿)》。13日,省人大常委會再次組織專家、信訪群眾、相關部門負責人對“專家建議稿”進行立法評估。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肖志恆、雷於藍、陳小川、黃業斌出席評估會。省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將於近期出台《廣東省信訪條例(草案)》,並送11月19日召開的十二屆人大常委會第五借款次會議“一審”。
  信訪工西裝外套作有法難依
  說起信訪工作中的各種“怪現狀”,參與論證的基層信訪幹部紛紛感嘆:“比小說精彩幾百倍”。其中融資一個案例相當典型——
  有一位女信訪人,上世紀90年代在外省銀行存入十幾萬元。但在開戶時,她把名字中的一個字寫錯了。幾年後,她去查這筆存款,因為開戶名與身份證不相符,銀行答覆她沒有這筆存款。她因此認為銀行“吞”了自己的好房網錢,於是開始了長達20多年的上訪。
  雖然這宗信訪事項發生在外省,但由於她在珠三角某市買了房,是“空掛戶”,按照信訪屬地管理的原則,也就成了珠三角某市的信訪戶;可該市根本無力跨省協調解決她所反映的問題。20多年來,她前往北京信訪多達200多次。每次該市信訪機構都必須派工作人員去接她回來,“光這些行政開支就高達幾百萬元,遠超她信訪事項涉及的金額,但因為問題一直解決不了,所以誰都沒辦法。”
  最終,這宗信訪事項在國家信訪局介入後搞清楚了,相關部門也同意賠償她的存款本息、個人信訪花費等總計100多萬元。可她卻又提出過億元的賠償要求。“結果事情又僵住了。”
  很多基層信訪幹部都提出,目前信訪條例規定的內容在實際中往往會“碰壁”,不具有可操作性,執行不了;再加上很多行政機關怕作為、不敢作為,對信訪人重覆上訪、鬧訪等“越界”行為,沒有“依法辦理”,造成信訪事項解決不了、難以終結。編輯:  (原標題:《廣東省信訪條例(草案)》 重大信訪問題擬倒查責任)
創作者介紹

lustration

aw08awcji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